短篇小說
 

天天炫斗怎么获得资格:門檻

 
張日新
  趙家大院閑著很長時間了。趙老八呢,什么也沒干。十幾畝的大院子,六間正房,五間廂房,一個羊圈,三間馬棚,上百年的老松和柏樹,很威風地長在院子里,那棵一摟粗的椿樹呢,作為樹木之王,也很驕傲地一春一春地旺盛著。
  趙老八一大早又站在大院門口望起來。自從過完六十六歲生日,他就穿起了黑色的長袍。兒子女兒都說過他,六十六過了,老人應該穿紅色的,不能穿一個大黑袍,不中看,一看心就冷??!趙老八不理,依然穿著,從不下身。日子長了,人們也不在意了。打遠看,趙老八在黑色長袍的武裝下,很直溜,左手的槐木拄棍要是在手里,他的形象是個紳士;要是不在手里,身子躬下去,就形成一張柔和沒有多大勁的弓。
  老人嘛!形象不重要,精氣神很關鍵。支書看到趙老八在大院門口望呢,就躲開了,躲開,趙老八也用眼睛瞄上了他:不用你小子躲著,我就不信,你想干啥,就干啥?趙老八小聲罵著的同時,覺得氣順了些。
  大門的兩扇門板不是原裝的了。原裝的門板,那年院里住了八路軍,土匪來跟八路軍打仗,把門板拆去了。趙家大院熱鬧了好一陣子??純茨強冒厥魃系那寡圩?,真是夠慘的。
  趙老八手扶門板,上下打量,心里有點酸。不過,還好??!要不是這個大院給八路軍住過,別說院子,就連他,也早沒了?;鼓茉誚裉煒湊餼??趙老八感慨上來,低下頭去,看大門的門檻,還是原來的樣子,厚厚的,一米多高,它的身上也有子彈穿的眼子??!門檻高,趙老八不用貓腰,雙手就能摸到。他扔掉拄棍,四下看看,這門檻??!是祖宗留下的,有著說道呢!門檻,門檻,過一道門,邁過一道坎。
  趙老八嘟囔的同時,右手就扶著門檻,左手撩起長袍的一角,右腿抬起,在空中劃弧,左腿跟上,屁股在門檻上一放,右腿的弧線畫完,身子就立在了門檻的這邊。胸脯挺了挺,駝背沒直。
  孫子從外面辦事回來,看見爺爺的拄棍又沒在手,從摩托車上下來,沖院里就喊:爺爺,咋又把拄棍扔了?以后,你少上大院來,在村北的小樓上待著多好,天天還得經管你。爺爺,沒什么事,出來吧!回家。
  孫子看他在椿樹根底下用手摳土??匆換?,沒事,走開了。趙老八摳著土,心里琢磨,這個院子雖然沒住人,經過這些年自個的修理,院子敞亮干凈了不說,人氣也越來越旺了,天天有人到院子里來瞅瞅,照相啊,推推碾子啊,喝口大井的涼水啊,還有的趴在老柳上跟小喜鵲逗樂的呢。那父親告訴的小紅軍??!咋就沒影了呢?
  孫子繞了一圈回來,在大門外看爺爺還再椿樹根底下摳土。孫子不耐煩了:爺爺,找啥呢?歲數大了,腦袋不好使了吧?樹根底下能有啥?爺爺,來,把拄棍接過去。這個破門檻子,瞅瞅,我騎的摩托車都整不進去,一到這,就卡住。爺爺把門檻截了吧!
  趙老八激靈一下,站起來,大聲喊:咋地?截門檻?死小子,敢!孫子一溜煙跑了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趙老八在門口望了望,又回來,小聲嘀咕:他真就沒在樹底下?
  小紅軍進這個院子,趙老八倒是知道點底細。趙老八父親曾經給紅軍的一位首長放馬,紅軍北上跟劉志丹會合的時候,在一次戰役中,趙老八父親被一個小紅軍在炮火中救下了,小紅軍呢,犧牲了。小紅軍當時就被埋在一個山溝里,解放了,趙老八的父親退伍回來。文革結束,趙老八父親就偷偷地去了山溝,找到小紅軍的墳,撿回了小紅軍的尸骨,悄悄地埋在了這個院子里。當時趙家大院集體還占著,小隊開會,吃憶苦飯,扭秧歌、辦會,都在大院。趙老八父親把小紅軍安頓好,算是了卻了一個心愿。等趙老八支撐家業,他父親老了的時候,人們問起他父親怎么回來時,說小紅軍救了他,一講一流淚,一講一傷心。臨終時,他告訴趙老八,說小紅軍在院里的大樹下,在哪個樹下呢?判斷來,判斷去,趙老八覺得就在這棵椿樹下,那怎么就找不著???
  趙老八懷疑父親臨終時是不是說錯了,他都八十來歲,幾十年,什么都變了??純創笤浩な檔畝骰乖?,剩下的小部件早都沒了。
  趙老八在大院天天四處尋找,支書在一旁也天天看,新農村建設??!這個大院開發一下多好!趙老八不離院子,支書就懷疑,一個老人,年歲這么大,天天不離大院,一定是有秘密,有古董了吧?不過這想法,也不成立,一個大院折騰了幾十年,犄角旮旯,都讓人翻了個遍,還能有啥???這個院子到底有什么呢?支書想了一陣子,覺得很沒趣,這都啥年月了,有古董也早讓人弄走了,還等他趙老八在里面找到。支書看著院子又在想:就現在的形勢,依他支書看,趙家大院已經不是他一家的榮耀了。首先,它是一個村的榮耀,然后,它才是什么鄉里了,縣里的榮耀。要是小紅軍真的在里面,這院子真就是好院子了,村里的新農村建設,也就成功了,還用得著去外地瞎找去嗎?但眼前的問題是,院子是人家趙老八的,人家不答應,誰也沒法??!再看看那個一米多高的大門檻,來個人想進去看看,都得爬著過去。說也邪門,趙老八咋就那么利索呢?過那個門檻,簡直神了,不用人扶,不用人抬,拄棍還扔一邊,就那么一次一次過來,一次一次地過去。支書望著趙老八在院子里轉悠呢,心里也來回地思考,思考來,思考去,還是不敢跟趙老八提開發大院的事。
  他孫子騎摩托車,一到大院門口,就犯難,要是沒有門檻,摩托車不威風地開進去嗎?現在,摩托車開不進去不說,趙老八也不讓孫子進去了。他說,孫子一進去就拿著米尺來回的量,拿著木棍來回地畫,他知道,是要動他這個院子了。新農村建設好像要從他這個大院開始。
  支書看來看去,動起了腦筋,看看大院老柳上的喜鵲窩,支書行動了,他去了一趟城里回來,就開了個黨小組會,趙老八的孫子也在場。支書說:春天村里的風景不錯,過幾天,就讓旅游局帶個團來,尤其,最有看點的是趙家大院。
  趙老八的孫子說:爺爺不讓進,咋辦?
  支書說:任務就交給你了,你把老爺子說開了,他高興,我們就按計劃開展工作了。對了,就說有人來聽聽小紅軍的故事。
  孫子回家吃飯的時候,跟爺爺說起來,爺爺尋思了一陣:不行,小紅軍的故事,就是你太爺活著的時候講那么一點,說救過他,別的我也不知道,不知道,就不能瞎說,聽啥故事???先讓他們別來,我呀,有個事得辦好了。
  孫子一聽“有個事得辦好了”,就問:爺爺,你在大院天天轉,找啥呢?告訴我吧,我幫你找。
  你找不到??!我都記不清了。
  記不清,你說,找啥吧?我有辦法。
  孫子說有辦法,趙老八摩挲一下黑色長袍的前大襟,慢慢地說:有辦法,也不能告訴你,這事,我做,你爹都沒資格,更輪不到你了。趙老八把話說死。就在姑姑把爺爺接進城里洗澡時,孫子行動了,幾個人,開始在春樹下挖了起來,挖了半天,什么也沒挖到,大伙吵吵,說老爺子精神有問題了,上哪有東西???孫子說,肯定有東西,不然,爺爺怎么不離開???爺爺的精神沒問題。幾個人看著挖出的大坑,也覺得好笑了,什么也沒挖出來。大伙吵吵的同時趙老八洗完澡回來了,到大門口,看到椿樹底下挖出一大堆土,趙老八就嚎叫起來:我的小紅軍啊……!
  小紅軍?人們懵了,他怎么喊上小紅軍了?
  趙老八哭喊著到了椿樹前,拍拍黑色長袍,大聲喊:告訴你們,這地下埋著一個人呢?小紅軍!
  人們呼啦一下往后退去,這樹根底下還真的有人了?幾十年過去,大院折騰來折騰去,樹底下怎么有人了?趙老八喊著的時候,上了年紀的人,能明白,年輕人除了支書把問題弄的比較清楚,別人沒人關心。他給趙老八孫子下達這個任務,就是要讓問題出來,看看,這回出來了,趙老八叫罵上了。支書看著趙老八氣勢洶洶去奪人手里的鐵锨,支書笑了,往趙老八跟前來:爺爺,別生氣???您看看,他們什么沒挖著,這里什么東西也沒有。
  趙老八四處尋找,身子轉了三百六十度,看到的就是一堆土。
  支書心里反應,這回好??!真相大白了,省得天天瞎猜,鬧了半天,是一把尸骨在樹下???那好,就來個將計就計。支書也喊:見到尸骨了嗎?沒見到吧!小趙,過來,這是你們幾個挖的?支書故意大聲喊。
  支書沒等趙老八醒過神來,就開始了分析:小趙,來,這回你爺爺跟咱們把事說出來了,挖咱也挖了,小紅軍的尸骨不是沒挖到嗎?太好了,以后誰都不準來挖了,叫你爺爺好好瞅瞅。
  趙老八掄起拄棍削了孫子一下。支書接著開始分析:爺爺,這回我們知道咋回事了?你不讓進大院,我懂了,你是在?;の頤塹男『煬?!你找他的尸骨,對不對?今天孫子們挖了,你也看到了,沒有???爺爺您看,咱們這么辦,行不?小紅軍的尸骨肯定在這椿樹大根底下呢,咱們呢,也別驚動他了,這棵椿樹就是他的魂了,咱們把椿樹掛上牌吧!標上“小紅軍”,椿樹就是“小紅軍”,咋樣?
  趙老八撲騰跪下去了,支書嚇了一跳。趙老八沖著椿樹就磕起了頭。趙老八一跪,一磕頭,在場的人們驚呆的同時,也心酸起來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時隔兩天,旅游團來了,到了門口,車子進不去,有人抱怨,留這么一個門檻子有啥用???怎么不把它截了呢?
  支書笑著跟旅游的人說:這是趙老八的大院,不是村上的大院,他說了算,我們和他孫子也研究過,把門檻截了,他是死活不讓??!看看,他今天不在那嗎?
  趙老八在椿樹下望著紅色的牌,小紅軍仿佛就在他的眼前站著,趙老八把他黑色的長袍用右手撩一下,又抖一抖,右膝就著地了,他這是給小紅軍上香了。人們不打擾他,習慣了,他天天如此。趙老八給小紅軍上完香,他看有幾個人進來了,還有幾個人在大門外站著,看著門檻發呆。趙老八往門外走,離門檻四五步遠的時候,他把拄棍,嗖,一下扔了出來,門外的人躲開了,以為這是在打他們。趙老八呢,動作又來了,右手輕扶門檻,左手在撩長袍,右腳劃弧,左腳抬起,一轉身,過去了。旅游的人非常的驚訝!他們都嫌棄門檻子太高,沒進院,一個老頭就這么輕飄飄地飛過來了,太不可思議了!
  趙老八過了門檻,又把拄棍撿起來,沖幾個人笑了笑。人們感嘆趙老八有點神的同時,也感覺到,這都啥年月了,還留個這么高的門檻子,看看,多耽誤事,該進去都進不去,該出來的出不來。
  大伙是這樣想,可不知趙老八的心。自從在院里找到了小紅軍,他還重新做了個大黑袍,孫子看了也發毛,就讓他穿別的衣服,他不理,長袍天天在身。孫子騎摩托車再次到了大門口,高高的門檻,就是進不去,看看爺爺又在大院里,孫子喊上了:爺爺,把門檻截了吧!沒看著觀景的人,車都進不來,人家都生氣了?
  生氣就生氣,誰讓他們來的?我說了,這個院,就是小紅軍的。
  趙家大院要火了,眼前的問題就是門檻子太高。支書的想法一直在心里,想研究一下打造新農村的農家院,一說就被趙老八臭罵一頓。支書看著人們出出進進大院的情景,他把村里的木匠找來了,在大門口的不遠處,比劃起來。木匠聽完支書的話,往門口瞪大眼睛看:趙老八還活著呢?這事我干不了,要干,你自個干!我可不敢,他要是告了我,我得吃官司。
  支書說:你吃不了官司,都跟他孫子計劃好了,哪天,趙老八再出門,就把這事辦了,叫他神不知鬼不覺。
  說完此話不到三天,趙老八的女兒回來真就把他接走了,說是去縣城博物館看看,趙老八父親當年給紅軍放馬的那個鞭子,在博物館放著。這一次,趙老八很主動,他到了大院的門檻旁,脖子和胸脯同時挺了起來,又開始展示他過門檻的動作了,右腿抬起,劃弧,左手撩著衣角,左腿跟上,轉身,過去了。趙老八很舒心,回頭看看椿樹,叫女兒:走吧!
  隨后,木匠來了,支書來了。趙老八的孫子呢,他沒來。
  支書心里樂了:這小子,心眼不少,是怕老爺子回來找他算賬,行,這個活我干。來,木匠,就照我說的做。
  電鋸響起,門檻子截了。大伙熱鬧,趙家人不在場,看著門檻子截下來,到底想怎么著。支書讓木匠在門檻的一頭釘上了折頁,然后,他推著門檻,一開一合地走起來。大伙看明白了,聰明!支書就是聰明??!有人喊起來。
  有人叫支書去村部,說鄉長來了。支書抬腿就走了,門檻子沒關上。趙老八的孫子這個時候來了,摩托車一股煙就騎進大院,這種爽快的感覺他很激動,摩托車在大院繞了兩圈出來,他也去了村部。
  快到中午的時候,趙老八回來了,他看到了父親放馬的鞭子,講解員還給他說了故事,趙老八非常的感動!
  女兒把他扶下車,趙老八帶著驕傲和興奮,到了門口,撣撣長袍上的塵土,其實,長袍上哪有塵土???又是習慣了。趙老八站穩,右手自然伸過去,撫摸門檻,右腿抬起來了,開始劃弧,弧劃到半道,左腿剛剛要抬,趙老八一下子扎那了。人們慌了起來。
  鄉長聽完支書的匯報,幾個人往趙家大院走。
  支書聽到人們喊趙老八暈過去了,心里咯噔一下,真的惹禍了!支書往后退了兩步!
  鄉長看到支書后退了,他往前跑了起來,這人命關天的,鄉長趕上了,就得管??!
  女兒抱著趙老八的頭,呼喊:爸爸?爸爸?醒醒,門檻在呢!在呢!
  支書蹲下來,事是他辦的,活是他干的,他脫不了干系。村里人吵吵:要是趙老八萬一……?
  衛生所的大夫來了,扒開趙老八的眼睛小聲說:生命沒危險。來,扎幾針吧!幾針過后,趙老八醒了。醒了可是醒了,他就是不睜眼,雙手就在前面劃拉。支書立馬把門檻推過來,大聲說:爺爺,睜眼睛看看,門檻在呢?在呢?來,把手伸過來,摸摸。
  趙老八伸手一摸,是門檻,那方才自己咋摔了呢?趙老八睜開眼,門檻真的就在,一伙人圍得他烽煙不透,他扶著門檻站起來,抬眼看見鄉長也在,這要是干什么呀?趙老八知道方才肯定出了問題,看看門檻又沒咋地,撣撣長袍,他看到在場的人們,目光有點異樣,心想:好??!正好鄉長來了,不跟你們這些小崽子們說了,我要跟鄉長說。
  鄉長啊,你來的正好,一天到晚,就知道研究我這大門的門檻子,有他們這么干的嗎?想一出,是一出,這個院子,也不是不想讓你們開發,但是,你得有個底線,能什么都干嗎?之所以,不讓啥人都進來,我呀!一輩子就一個心愿,就是要對得起小紅軍。我要讓他在大院靜靜地享福了!你們一直看我穿這個黑色長袍不順眼,可我心里舒服,心里坦然,我是沒忘小紅軍,一輩子要紀念他。人??!一代一代這么過來,又一代一代地走。要是沒了小紅軍,你說,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嗎?
  趙老八從來沒有這樣講過話。支書上來扶住他,鄉長過來也抓住他的手。
  鄉長說:趙家大院,之所以能保存下來,大家都清楚。現在搞新農村建設,發展旅游事業,帶動農村經濟,也非常重要,可是,我們得分清具體情況,什么事不能硬來。民意我們不能改,民情我們不能沒,民心我們不能丟。今天的情況,我看到了,要表揚嗎?對于支書的行動,可以說是為村里好,值得表功;但對于趙家大院來說,就不能說是功,而是有點過了。
  一說過,支書把扶著趙老八的手松開了。怎么能有過呢?
  鄉長說:趙家大院的門檻,是歷史的門檻了,是我們人人到它面前必過的門檻。當年紅軍不知過了多少道艱難險阻的坎,如今,我們看看他,就連這一道門檻都不過了,礙事了?我們的生活就是一道坎,一道坎,跨過來的。這道門檻,就是警示。作為黨的干部,不管有多大本事,干多大事,百姓的門檻必須過!
  趙老八流淚了,拍著鄉長的手說:鄉長??!這回我放心了!
編號: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: 天天炫斗哪个职业好玩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:11004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