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說
 

天天炫斗手游礼包:標本

 
王運偉
  尚進最近失眠了。
  他天天失眠,一天連三小時也睡不到,尚進原來白胖白胖的,現在,卻成了黑瘦子,以至于許多朋友見到他,都以為他得了什么不好的病,紛紛勸他去看大夫。尚進很害怕,偷偷做了個全身檢查,值得慶幸的是,除了說他有些胃火上升,口腔發炎外,倒沒什么大礙。雖說沒查出病,尚進也覺得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得趕緊想法結束這種狀態。不然,不久之后也許真得什么不好的病。尚進對著鏡子演練幾十遍,拿上一本厚厚的唐詩出了門,李晌這家伙好為人師,他得投其所好請教去。
  當李家房門打開,二人一照面時,尚進大吃一驚,十年不見,李晌的變化很大??!十年前,李晌還是個帥小伙,可現在,他頭發都白一半了,原來李晌是圓臉,可現在,竟瘦成瓜子臉了!但氣質比以前好許多,有一種上位者的威嚴。尚進擠出滿面笑容,無比“真誠地”地叫道:“李廠長,小尚看你來了。”李晌對這熱度分明不適應,身子微微有些后仰。原來,尚進和李晌十年前是一個車間的,那時,尚進是車間主任,而李晌是普通職工。后來李晌調到外地,一晃十年過去,李晌突然又調回本廠,這一次,李晌是尚進的廠長,而尚進,還是一個車間主任。以前,雖說李晌比尚進大二歲,可尚進對李晌的稱呼是小李子,而今小李子成李廠長,尚進成小尚了。李晌眨巴了一下眼睛,輕咳了一聲:“尚大主任,今日竟有空到我這臥龍居來了?”
  尚進的臉微微一紅,他想起當初李晌總愛看各種書,說話引經據典的,有一次和尚進談論工作上的事,他也一付不卑不亢、據理力爭的樣子。尚進看不上他那清高樣,當眾叫他臥龍先生。這稱呼倒沒什么不好,可就在叫李響臥龍先生不久,尚進開車間大會時,敲著桌子大聲說道:“咱們車間是有組織,有紀律的地方,要有鐵的作風,關鍵時刻才能打硬仗。到我這里,是龍得給我盤著,是虎得給我臥著!”想起來,當初可沒少讓這位臥龍先生知道什么叫臥著的龍啊。現在,哎!真是風水輪流轉,今日到李家??!尚進趕緊把真誠的笑容,調到卑微頻道,他說道:“李廠長,小尚以前不讀書,人一不讀書,就小家子氣,就沒格局,小尚現在讀了點書,很后悔以前的浮躁,所以特意跟您這個大學問的請教來了。”
  李晌淡淡地掃了一下尚進及他拎的包,冷笑道:“尚主任,還真不巧,我有急事出去,你改日再來吧。”這一夜,尚進失眠一宿。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!哎!
  過了二天,李廠長走馬上任。經常來尚進的車間視察工作。視察得絕對認真,當真是吹毛求疵了。要不是尚進還算認真負責,車間管理得井井有條,還不一定出什么亂子呢,尚進應付得滿嘴大泡、心焦氣躁又無可奈何。有一天早上,他忽看見老婆給自己家孩子穿衣服的樣子,他突然想起以前一個老朋友說過的話, ‘對待領導,要象對待襁褓里的孩子一樣。’老朋友講得通透。人家孩子可以不懂事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可他必須始終保持一副笑臉。人家孩子想拉屎就拉屎,拉完屎他就得給收拾。尚進拿這話鼓勵自己,拿出當孩子媽的勁頭來了。人家李廠長檢查工作說柜上有灰,他馬上親自去擦;李廠長說車間綠化帶雜草高了,他馬上帶人去拔雜草;李廠長說要治理跑冒滴露,他帶車間干部每一段管線去查。終于,李晌的臉色不那么難看,也不再盯著他的車間了,尚進睡覺也安穩多了。但不久,李晌的臉色又不好看了,原因是,有一天兩人下去檢查,正趕上下大雨,當時只有一把傘。尚進忙替李晌打上,可誰知,當天風大,一個不留神,傘被吹翻了,尚進手忙腳亂把傘弄好,不小心把傘碰到了李晌的眼皮上。雖說沒碰咋樣,可李晌的神色卻持續地難看起來。
  尚進又失眠了。連續幾天重量往下降,速度是一天一斤。尚進老婆都害怕了,摳半天終于摳出實情,老婆當即急眼了,就算辭職不干,或調到別處,也用不著在李晌手下受委屈??!老婆說得輕巧,辭職到私企也不好混??!調到別處,就得降級使用,這跟爸媽咋說?見到老同學咋說?自己這么多年心血不白費了嗎?罷了,還是咬牙忍著吧,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,說不定李晌待二年就調走了呢。忍著!忍著!忍著!
  他正忍著呢,車間里一個叫李景的員工來找他,說是李廠長讓自己來的,想換一下工作,原來的倒班崗不上了,要當車間技術員。李景一走,尚進就犯難了,因為他想起來了,李景是李晌的堂弟,如今,李晌當了廠長,李景自然是想跟著雞犬升天了??曬丶搶罹罷餳一鋝謊奘?,干啥都不行,咋當車間技術員啊。他正為難著,下車間巡檢時,正碰到了李晌,李晌這次竟主動跟他打招呼,還跟他拉了會兒家常,并提到有個堂弟在他車間,這堂弟從小就頑皮成性,還拈輕怕重,讓尚進幫著管著點。
  這啥意思?自然是遞話了。尚進干脆一宿一宿合不上眼了。這是李廠長頭一次吩咐自己辦點事,這要是給拒絕了,以后還有自己好果子吃嘛??梢僑美罹暗奔際踉?,如何跟車間老張交待。人家老張論技術,論資歷,早該提了。以前巴結李晌,裝孫了,這都好說,好歹不影響到別人,不影響到車間的工作,可提拔李景上來當技術員,純粹是對全車間上進員工的一種嘲笑啊。他尚進雖不是什么好人,可到底還有良心的底線啊。連續幾天轉悠在廠長辦公室門前,可就是沒敢走進去。尚進這回不但瘦,連臉都沒血色了。
  這天晚上,李晌突然打電話,約尚進去湖邊散步。尚進接完電話,這心就懸起來了,此次見面,自己必須有個態度了??勺約旱降漬卮鵡??實在不行就答應?可李景那樣的人提起來。這車間以后就別帶了,李景能帶頭違犯紀律!哎!做人難!做個男人難!做個當小官的男人是難乎其難??!
  東湖的風景是全市最好的,平時,尚進最喜歡來這散步??燒獯?,他看這風景是枯枝敗葉,索然無味。他亦步亦趨地跟著李晌圍湖轉圈,好幾次差點撞樹上,惹得李晌眉頭直皺。見李晌皺眉,尚進額上都見汗了,這是對自己極度不滿??!他趕緊解釋:“李廠長,我….我那個….那什么…”他什么了半天,也沒說出什么,反倒把李晌弄那個什么了,他一甩袖子,噌噌往前走,誰知一不留神,腳下一滑,竟朝湖里直直摔了過去!
   “救命!救命!救命!”李晌在水中拼命撲騰。尚進顧不得脫衣服,一個猛子鉆進水里。李晌這時手腳都不動了,只知道咕嘟嘟喝水,身子也開始往下沉。尚進游到李晌的背后,抓住了他的衣領,踩著水把李晌弄上岸,這時,李晌雙眼緊閉,沒有任何氣息。尚進急忙求圍觀的人打120電話,他迅速做急救,過了大約一分鐘,李晌一陣巨咳,吐出好幾口水,他緩過來了。李晌看到全身濕透,滿臉焦急的尚進,他感動萬分,抓著尚進的手搖晃著說道“老尚啊,患難見真心,從今天起,咱就是兄弟了。”
  尚進的眼淚幾乎流下來,正要說兩句什么,120急救車呼嘯著駛來??醋爬釕偽ё偶綈蛑貝蠆?,這怎么也得檢查一下啊。李晌現在離婚,單身一個人,他尚進責無旁貸得管到底,何況他們現在還是兄弟了呢。半路上,李晌的臉色開始難看,一摸頭,滾熱滾熱的,尚進急得直搓手。到了醫院,立即辦住院手續,先打退燒針,后做全身檢查。檢查結果一出來。尚進大吃一驚,李晌竟是……竟是肝癌晚期!
  看著還在打點滴,毫不知情的李晌,尚進突然感到從沒有過的悲哀。人啊,就這么回事吧!不管你指揮千軍萬馬,都頂不會一個死神去。
  接下來的日子,尚進擔起了照料李晌的任務。在尚進的眼里,李晌再不是什么廠長了,只是一個要死的病人。而這病人,現在不可思議地依賴他。也許,是尚進救了他的緣故吧。人的緣份很奇怪,他現在跟李晌倒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。兩人開始無話不談。李晌甚至跟他說起,剛離職時,他恨透了尚進,非要飛黃騰達不可,將來回來,好好收拾尚進一番。說完這話,李晌用揶揄的眼光瞟著尚進,然后哈哈大笑。尚進也陪著笑,心里卻尷尬萬分。
  李晌還說,為了往上升官,他琴棋書畫樣樣通。尚進也嘆息,自己何嘗不是打球、釣魚、喝酒門門精。李晌還說,當了官后,他天天給下級立規矩。尚進臉紅了,當初他沒少給李晌立規矩。李晌還說,當初他天天想著怎么升官,怎么掙錢,結果冷落了妻子,妻子竟跟別人了。尚進聽到這,心里突然發毛,那天晚上,他頭一次給妻子做了飯,還給妻子打了洗腳水,妻子哭了,晚上窩在他懷里特別地溫柔。
   李晌經常發表高談闊論。他跟尚進說:“站在國家的角度,一個市是很小的,但站在宇宙的角度,一個國家也很小。但其實,宇宙也有生,也有滅。我以前笑過古人,笑過農民,笑過沒有文化的小商小販,可后來發現,其實我們也困在自己的圈子里不能自拔,談論發動機的,不見得就比談論鋤頭的高明,談論世界大事的,未必就比談論一村小事的格局高。地位只是你責任的大小,而不是自傲的標簽。做人,且放從容些……”
  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,尚進覺得李晌每一句話,他都能輕易地聽進心中。他和李晌的交流,從沒這樣平和過。甚至,在提起李景時,尚進也能很平和地說出李景的缺點,以及不提拔他的原因。李晌聽后,竟哈哈大笑,說從沒想過讓尚進提拔李景。
  “那你當初…..”尚進不完全相信。也許,現在兩人關系好了,李晌才這樣說吧。要放以前,還不收拾死他。
  李晌神秘秘地告訴尚進:“實話告訴你吧,我其實知道李景找你的事,我就是想看看,你這人到底還有點底線沒?”
  “???”尚進眼睛都圓了。
  “你要沒底線,咱倆現在就成不了朋友了。”
  尚進有點心虛。心想好玄,也許李晌不落水,他就繳械投降了。
  一個月后,李晌肝癌不治,于醫院病逝。
  一個星期后,尚進收到一封信,竟是李晌發來的!看看日子,竟是李晌去世前一天寫的。尚進急迫地打開信,信封里最上面是一張相片,相片上李晌穿著游泳衣,正站在獎臺上領獎。相片下是一張診斷書,上面寫著李晌的名字,診斷結果是肝癌。再一看日期,竟是李晌來本廠之前的半年。在這兩樣東西下面,是一張信紙,上面是一段話:“在生命的最后時光里,我干什么最有意義?我想了一天,最后得出結論:我要用最后的生命,做成一個標本,讓我曾經的敵人細細地看。”
  尚進拿著這堆東西發呆好半天,突然蹲在地上,抱頭大哭起來。
  
編號: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: 天天炫斗哪个职业好玩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:11004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