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原載于2019年5月7日《人民日報》
 

天天炫斗怎样快速获得史诗级武器:塑造新時代農村新人形象——讀老藤長篇小說《戰國紅》

 
俞 勝
  《戰國紅》是一部正面聚焦扶貧攻堅的長篇小說。在遼西一個叫柳城的小鄉村,以陳放為代表的三位駐村扶貧干部在治賭、辦書屋、建企業、打井、栽杏樹、引自來水等一系列扶貧工作中化解矛盾,在帶領村民脫貧過程中,讓大家思想觀念發生轉變,生活方式發生改變,實現精神升華。小說再現貧困鄉村由“貧”到“富”巨大變遷,也展現黨領導人民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和決心,展現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執著信念。
  值得肯定的是,《戰國紅》致力于塑造新時代農村新人形象。在省直機關做文字工作的駐村干部陳放進村時已經57歲,三年駐村結束也就到了退休年齡。他投身扶貧工作不是為個人前途,而是出于兩股動力:一是想做成一點事,陳放心中有“時不我待”的使命感,正如他說:“我的青春和才智不能只停留在文字上,最終存進檔案館。到柳城就不一樣了,我們三人的想法很快就由文案變成了現實……說實話在柳城我感受到了一種由虛變實的獲得感,這種獲得感讓我的人生進入了另一種境界。”另外一個動力是,他爺爺曾經在遼西這片熱土上戰斗。“我爺爺在遼西參加過抗日義勇軍,對遼西有感情,他臨去世前囑咐我不要忘了大龐杖子,要讓那里的孩子天天吃上面包。”陳放繼承爺爺遺志,誓讓貧困地區脫貧,讓這里的孩子過上幸福美好生活,體現其“功成不必在我,但功成必定有我”的胸懷。這也讓這部小說具有歷史縱深感:讓人民過上好日子正是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。
  黨員干部從群眾中來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永遠是黨員干部做人做事的首要擔當。從扶貧攻堅過程來看,普通群眾自身也有強烈脫貧愿望,只是他們在如何脫貧上一時找不到出路,這就需要黨員干部與貧困群眾“心連心、同呼吸”,探尋行之有效的致富路子,引領貧困群眾從困境中走出來。與一些同類題材作品中貧困群眾被動接受幫扶不同,《戰國紅》中貧困群眾在脫貧攻堅戰中主動作為,積極改變自身命運。小說塑造了以杏兒、李青為代表的新時代農村新人形象,她們有文化、有思想、有情懷,在扶貧干部遇到棘手問題一籌莫展時,常常主動請纓,幫助扶貧干部與群眾溝通,化解矛盾,以汪六叔、柳奎為代表的老一輩農民也與扶貧干部勠力同心。正是村民和扶貧干部共同推進,使柳城扶貧事業取得一個又一個進展、一個又一個成功。
  扶貧工作不可能一帆風順、一蹴而就?!墩焦臁分?,原扶貧干部海奇的黯然離去就顯示出扶貧工作的艱巨和復雜。海奇扶貧工作不成功,不是他缺乏足夠熱情,也不是因為出現豬瘟病,歸根結底是他在扶貧工作中不深入、不細致、不全面。由這一人物,作品構成“復調”敘事,有助于讀者思考現實的復雜性,增加作品深度。
  《戰國紅》故事架構、人物塑造和文字敘述都有比較突出的特點:杏兒愛詩與作詩的人物描寫,為扶貧故事平添文學情味,為描繪新農村建設和塑造新農民形象增加文化視角;在書寫柳城村扶貧故事時,注重營造和描寫大大小小矛盾沖突,如開始階段的觀念習慣沖突,后期的商標之戰、協議之爭等,既具有現實生活質感,也為塑造人物形象、講好扶貧故事提供必要戲劇張力,讀來引人入勝?!墩焦臁匪枷胄雜胍帳跣越岷轄蝦?,接地氣、揚正氣,在當下現實題材中別具一格,值得關注。
  近年來,老藤相繼有幾部小說問世,僅從長篇小說創作來看,《刀兵過》寫鄉賢文化,記錄東北鄉村百年滄桑,《戰國紅》聚焦扶貧攻堅,塑造農村新人形象,題材跨度較大,體現創作者寬闊視野和多方探索的能力。女性形象塑造是其長篇創作亮點,比如《刀兵過》中的塔溪、止玉,《戰國紅》中的杏兒、李青,身上都閃耀著溫情、圣潔的光輝。與對女性形象滿懷深情的贊美相對應,《戰國紅》語言綿密、細致,讀來格外具有溫潤心靈的藝術力量。
編號: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: 天天炫斗哪个职业好玩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:11004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